當前位置:首頁 > 丁晓斌的作品 > 南京蓝湾精品酒店
南京蓝湾精品酒店
最後修改時間:2016-10-27 16:40:50
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。”

《红楼梦》,一部千古奇书,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。
小说发生的年代,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。过去的金陵,如今的南京,车水马龙,繁华喧嚣。《红楼梦》似一叶扁舟,载着那“水中月镜中花”的神秘过往,悠悠漂至今天,向茫茫众生,乍现那一片璀璨珠玑。 作为进驻中国市场的境外高端酒店品牌,这是他们在中国的第一个项目。因此,他们请来了有着“鬼才设计师”之称的著名酒店设计师丁晓斌先生。丁晓斌先生建议酒店投资方,将旗下位于中国的酒店都以中国名著为主题。而这家新的酒店,恰恰位于南京的繁华之地。南京,古金陵,因着《红楼梦》变得神秘而具有传奇色彩。自从将酒店定义为《红楼梦》的主题,设计师仿佛开启了一卷古旧的书籍,异彩纷呈的过往,从那发黄的字里行间绽放开来。 “画形,不如写神。”以神写形,是中国绘画的精髓。创作《红楼梦》主题酒店,不拘束于中式设计元素,而是富于想象力和洞察力地,用小说的故事主线来布置功能动线。“水中月,镜中花”的唯美主题,通过后现代的设计形式和高科技的声、光、电技术,呈现出梦幻的艺术境界。 鬼才设计师再一次用他的殿堂风格与浪漫主义色彩征服你的视觉。
“石” “却说那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,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十二丈,见方二十四丈大的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。那娲皇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,单单剩下一快弃用,弃在青埂峰下。” “无材可去补苍天,枉入红尘若许年,此系身前身后事,倩谁记去作奇传。

这,是故事的开端,那块“无材可去补苍天”的石头,设计师在酒店入口位置,为它留了一片天地。抽象的框架结构,“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,用后现代的表现手法,幻化出一片混沌初开后的景象。 石头,并不是具象的,设计师运用雕塑的语言,解构组合了一个全新的视觉影像。 “设计的语言不用局限,是建筑或是装饰,还是艺术品,其实并不重要。”就像这句话,丁晓斌先生在很早的时候,就提出美术馆酒店的概念。他的作品,往往模糊了空间与艺术的界限,带来超乎想象的视觉盛宴。 这里,设计师运用先抑后扬的手法。入口,抽象混沌的天地,
讲述石头记的开篇。进入接待区域,空间豁然开朗。欢迎您进入贾府的鼎盛时代!

《红楼梦》在文学史上的地位,不亚于莎士比亚的《哈姆雷特(Hamlet)》,“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”在这里,设计师并不想再造一个“贾府”。即便是描写奢华,也是“写意”。类似歌剧舞台布景的方法,设计师运用竖向比例颀长的屏风,红楼梦章节故事主题的木雕,结合静谧的灯光照明,还有华丽的白孔雀,创造出舞台般的戏剧效果。 最令人惊艳的是一反常用的中式色调,设计师用靛蓝色为主色调,从精致豪华的细节之中,生出神秘的尊贵感。 “不还原小说,而是营造一个梦境。”确实,这个独属于《红楼梦》的梦境。从设计角度,让人
产生情感的共鸣。 接待区高大的屏风,就像徐徐展开的帷幕,向我们开启厚重的宅门。

图书馆,为接待区提供了一份私密的休息场所,可以小憩,可以用下午茶,可以读书。墙上巨型的超写实花旦画像,似水中月镜中花,那么的不真实,却又似乎从那繁华的过往之中,拈指浅唱。 “衔山抱水建来精,多少工夫筑始成!天上人间诸景备。芳园应锡‘大观’名。”有人说
大观园,就如同书中的“太虚幻境”,是作者的桃花源。接待区另一侧,是以“大观园”为题的全日制餐厅。 造园,不用枝木。设计师延续“写意”的手法,创造一个梦幻的伊甸园。 “鱼” 那鱼,金色的鱼,与投影在墙上的水墨鱼,一炫目一素雅,一静一动,一实一虚。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”,恰与“太虚幻境”的楹联呼应。 巨型鱼灯,是“实”。在中国传统文化,鱼,代表富足美好的生活。 投影的水墨鱼,是“虚”,游弋灵动,代表变化发展。 一虚一实,亦假亦真。
“金” 那金色的,漫天的圆形艺术装置,是园中满池的莲叶,或是雨中荡开的涟漪,而金色,在中国文化中,象征着富贵荣华。 刚刚,仿佛还在美轮美奂的大观园,看那无边的荷叶池,却被设计师用金色颠覆认知——这,是个纸醉金迷的世界罢。